库博app在线下载 > 赛事资讯 > [转载] 投入超2000万,JDG主场的运营逻辑是什么?

[转载] 投入超2000万,JDG主场的运营逻辑是什么?

2019-08-16 09:29  来源:库博app

来源:微博@人民电竞/芦文正

LPL联盟设立主客场制度,在诸多有利因素的背面,落地主场的各家俱乐部也大幅增加了运营投入。

如今,距离《英雄联盟》中国团队和拳头游戏中国团队正式公布“LPL联盟化”和“主客场制”的改革计划已经过去了两年多,LPL主客场制度推进现状依然能够吸引到电竞圈内人士的目光。

参考传统体育领域,不管是NBA、英超还是我们本土的中超,由于主客场制度的存在,粉丝的归属感和话题性也都得到了提升。对于LPL联盟来说,主客场制度势必会让其更接近粉丝,线下赛的观赛体验也会让粉丝和电竞玩家能够全方位地感受LPL联赛的文化和魅力。

另外,场馆运营不管是在传统体育领域还是电竞行业,都是个关乎产业健康发展的大课题,一座运营成功的场馆,甚至会带动当地以及周边地区相关产业的发展。

为此,人民电竞特推出系列报道,与LPL联盟的场馆运营方深度对话,探讨电竞场馆运营之道。

在JDG战队的主场,毗邻中国传媒大学的北京24H·齿轮场,我们见到了其场馆运营方PGL的CEO,江湖人称“宝爷”的邱杨。

“先等我一下,我处理点儿事情。”这是邱杨的开场白。

之后的采访过程中,邱杨一共接了3个电话,打了2个电话,现场对接工作数次。不过,他的脸上却一直挂着微笑。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份工作。

“咱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儿嘛,闲一阵忙一阵的。”已经进入电竞行业20年邱杨,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节奏和强度。

体育思维的加成

邱杨是个体育迷,他自称对体育的爱甚至超过电竞。体育对他的影响,也时不时会体现在他的工作中。

自从20年前打Delta Force入了电竞的“坑”,邱杨就再没离开过这一行业。一开始,以一个玩家的身份,从DF到CS,邱杨驰骋于各类FPS游戏的战场,并且通过玩游戏认识了很多人,通过网络开始组队打游戏。

再之后,这一批最早的FPS游戏玩家开始琢磨创办游戏网站的事儿,邱杨被他们拉入伙,在兴趣驱动下成了中国第一个FPS网站CCSK的游戏编辑。后来,由于打游戏导致挂科比较多,邱杨大学肄业,并决定北上,做全职的游戏编辑。

作为一名体育爱好者,邱杨敏锐地发现,体育报道和游戏报道其实有诸多相似之处。“我把体育报道里的逻辑和理念应用到了游戏领域的报道,在当时大多数游戏编辑还在写流水账的时候,我开始挑出比赛的亮点重点报道,同时开始做深度分析,比如分析双方的选手状态,交手记录等,这种模仿体育报道的风格比较受到大家欢迎。”邱杨回忆称。

体育思维的加成除了让邱杨变成了业内知名的游戏编辑,还让他在之后转型到台前有了底气。邱杨说:“喜欢足球嘛,所以很多足球解说里成熟的套路和逻辑我都能放在游戏解说里用,最起码那些外国名字,我的嘴皮子能念出来。”

除了成了一名流量颇高的解说,邱杨还做了“骇客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经理。这似乎也预示了他之后会从台前转回幕后。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CS又正好在国内受到了冷遇。不愿意换行业的邱杨,选择从台前转到幕后,不过这次他不再是个媒体从业者,而开始尝试做一些此前没做过的工作诸如BD、市场总监等工作,后来做到了CEO。2015年,他从ESL离职,出来创办了PGL,主要业务为赛事内容提供、自有赛事运营和第三方赛事运营。

目前,PGL和JDG是合作伙伴关系,全权负责JDG的场馆运营。双方的合作几乎是全方位的,包括了日常的赛事转播,以及在春季赛夏季赛的间歇期的场馆运营。

不过邱杨也承认,JDG方面提供的业务根本不足以支撑团队的成本。目前,邱杨的团队主要围绕内容提供、自有赛事的运营和第三方赛事的运营开展。

那么,既然收入没法覆盖支出,为什么还要接过来这项业务呢?

运营JDG主场的逻辑

故事还得从2018年JDG启动LPL主场计划,决定将主场落地在北京说起。当时,JDG需要从零开始,在较短时间内完成自家主场的搭建,亟需强有力的帮手。圈内的朋友就把邱杨推荐给了JDG。同阶段,还有其他几家供应商在给JDG提供主场方案,但大多数公司当时对主客场制度以及对JDG做这件事的决心还持一个不确定的态度。

“但当时我的想法是,你要做这个事儿,我就把这个事儿帮你搞定。”邱杨的直爽可见一斑。

为此,邱杨专门组建了一个团队,把一年的时间都花在了研究帮助JDG落地主场这件事儿上。“长时间的研究和优化,让我们提出的方案很受JDG的青睐。”邱杨说。

比较能反映出他们团队的态度的,是找场地这件事——在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邱杨和他的团队几乎跑遍了北京,经过多次对比,数次讨论,团队才选定了北京24H·齿轮场。

用邱杨的话说,他们的实力可能不是最强的,但态度一定是最好的。“JDG在合理的范围内提出的要求,我们团队都会尽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拿出足够好的态度去推进。这可能是JDG选择我们的原因。”

在此之外,邱杨认为,JDG选择他们的另一个原因是,PGL有足够多的经验与较强的执行力,能帮助JDG迅速地熟悉此前较为陌生的领域。相比之下,俱乐部如果单独成立一个部门去运营场馆会耗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不如把专业的事情交给已经最专业的外包团队。

对于这一项目收入和公司支出的问题,邱杨是从长线程来考虑的。“JDG的项目只是我们众多项目中的一个。”邱杨解释称,“但之前我们服务的几乎都是杯赛,这就不太稳定,可能这个月每天都忙,下个月就没活儿了。”

从一个公司负责人的角度看,邱杨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裁掉一部分人,用一个小团队去应对那些不稳定的活儿;另一个选择是,可以接一个长线程的活儿,并且搭建一个长线程的、相对大一些团队。

邱杨选择的是后者,更高的人员成本因为有了长线程的项目,均摊到各个时间节点里让邱杨轻松了不少。“虽然这个项目本身不能覆盖全部支出,但这个团队可以去做一些别的事儿。”邱杨说。

另外,运营JDG的线下场馆也让他的团队有了其他收获:LPL作为中国最好的联赛,他们的指标要求比较高,邱杨的团队因为服务过LPL有了成长和提高。

至于场馆本身的营收,邱杨表示主要来自于门票以及休赛期作为活动场所。

门票方面,JDG主场共有518个座位,票价80元每张,在上座率还不错的前提下,每场比赛的收入大约4万元,如果考虑到水电、人工成本,门票收入不足以支撑场馆运营的成本。

因此,场馆的复用成了收入的主要来源。“降低场馆空置期是每个场馆运营方要考虑的问题。”邱杨说,“对于我们的场馆来说,它以前是个类似798那样的文化类的场馆,我们进驻之后把它改造成了一个可以‘拎包入住’的场地,搭建、舞美、转播的成本都可以省去,间接地也省了很多时间和人工。不过,这个市场需要我们进一步开发,因为这刚投入运营1年,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这儿这么方便,随着知名度的提高,我不是很担心场馆空置期这个问题。毕竟拎包入住和重新去做基础搭建的成本差价挺大的,而且场租很贵,商业活动也不是谁都能承接。这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优势和营收的增长点。”

而谈到运营场馆的行业痛点,邱杨再次给出了斩钉截铁的回答:“挣到钱就哪儿都不痛了。”

俱乐部好,联盟才能好

不管各支俱乐部的背后投资人是谁,做电竞俱乐部本质上是商业行为,在商言商,没有人希望做赔钱的买卖。

所以,LPL联盟设立主客场制度,在诸多有利因素的背面,落地主场的各家俱乐部也大幅增加了运营的投入。

据邱杨透露,JDG为了搭建主场至少投入了2000万元以上,之后每一年的运营维护费用都在千万元以上。JDG和PGL也希望能共同通过场馆运营帮助俱乐部降低成本甚至带来一部分营收。

邱杨表示,最近团队会发力在场馆运营生态上多找一些合作,这个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帮助JDG降低成本,进而也会推进整个LPL的生态搭建的进程。“联盟的生态搭建,需要做得事儿很多,要各方花很多心思,要走很长的路。”

据了解,目前联盟的赞助商虽然品牌影响力很大,但赞助的费用分到各个俱乐部却并不多,因此各家俱乐部需要做好自己的商业化开发。对此,邱杨有着自己清晰的看法:“哪个俱乐部去做商业开发也得有个200万,头部的俱乐部可能更贵,但现在联盟对俱乐部的商业开发有因为排他协议的存在,俱乐部的发挥空间会受到一定影响。在我看来,一定要让俱乐部过得好,俱乐部好了,联盟才能好。”

邱杨拿LPL和体育联盟做了类比:“CBA、中超似乎也都不挣钱,但做了主场之后,对商业化投入了财力的企业在主营业务上似乎有所裨益。举个例子,当年的恒大在众多房地产公司中的位置并没有那么靠前,但现在,看看许家印的身价和恒大的市值。这里面反映出的问题是,玩儿体育到底能不能对主营业务有帮助,我想恒大给了一个很正面的例子。”

至于JDG方面,邱杨认为其主场落地北京的原因是因为京东集团的总部就在北京,落地之后是想实现更多的商业价值,这毫无疑问。除了品牌、门票、粉丝之外,或许也对京东的主营业务有帮助。“至于对销售额的帮助到底有没有,有多大,我们得等官方的数据。”邱杨说。

原文链接

相关推荐

库博app

Copyright © 2019 www.amitkarpe.com 库博app在线下载 版权所有